詹克团反攻比特大陆:一场失去人心的自我挽留
2020-05-01 13:59:17   来源:互联网
内容摘要

IMG_256

詹克团出局是因为失去了人心。在人心没有朝向他的时候,再多的动作,也只是自我感动和自我挽留罢了。

在吴忌寒重掌比特大陆大权后,这家全球最大矿机公司的创始人之战仍未平息。

去年10月,在投资人和公司员工的支持下,吴忌寒向詹克团发动了「政变」。10月28日,比特大陆的北京运营主体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(“北京比特”)法定代表人、执行董事均由詹克团变更为吴忌寒。10月29日,吴忌寒发布内部信,宣布解除詹克团在比特大陆的一切职务。

紧接着在11月,吴忌寒迅速召开股东大会,废除了詹克团的特殊投票权。此前,詹克团和吴忌寒均持有比特大陆开曼公司B类股票,其他股东持A类股票。B类股票拥有1:10的投票权。在废除詹特殊投票权后,吴忌寒阵营占据超过50%的投票权。
政变之时,詹克团正在深圳出差,一开始他还不相信消息是真的。在确认消息后他立即返回北京,称将「拿起法律武器」捍卫比特大陆。随后,他聘请了汉坤律师事务所,并开启了漫长的诉讼之路。

01

詹克团的反攻

2019年11月,詹克团第一次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,质疑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的工商变更登记。

在法院受理詹克团提起的行政诉讼后,詹克团又在2019年11月7日向海淀区司法局发起第一次行政复议,请求撤销北京比特变更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的行为。2020年1月31日,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作出《行政复议决定书》,决定撤销北京比特2019年10月28日的法定代表人变更,但驳回了詹克团要求撤销执行董事的决定,因此北京比特的执行董事还是吴忌寒。有专职行政复议的律师告诉记者,根据法律规定,詹克团提起行政诉讼后就不能就同一事项再提起行政复议了,海淀区司法局受理第一次行政复议涉嫌重大程序违法。

2020年1月2日,北京比特再次更换了法人,由该公司首席财务官刘路遥接替吴忌寒担任。于是2月12日,詹克团提出了第二次行政复议,请求撤销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管局准予的北京比特1月2日第二次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行为,并将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恢复登记为詹克团。

2020年4月28日,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作出了撤销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管局于2020年1月2日作出的准予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的复议决定,但并未决定恢复詹克团为法定代表人。

对于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的两次裁定,比特大陆官方称「深表遗憾与不解」。比特大陆认为:「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作出的该决定严重违反包括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》在内的法律法规和北京比特公司章程,是通过行政手段粗暴干涉公司内部自治;比特大陆会坚决提起行政诉讼,维护公司、公司股东及员工的合法权益。」

02

海淀区司法局的决定是否意味着詹的阶段性胜利?

詹克团的两次行政复议,引发了币圈、矿圈还有投资圈等多方面的关注。一些人认为,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的两次决定明显对詹克团有利,这意味着詹克团已经取得了反攻上的初步胜利。

然而,这样的解读可能过分夸大行政复议的意义了。

根据相关法律和司法实践,法定代表人根据公司章程规定的方式产生,一经内部决议作出即发生法律效力,工商登记仅具有对外的公示作用。行政复议只能撤销工商部门作出的法定代表人公示登记,但这并不改变詹克团已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的事实。据比特大陆透露,目前北京比特现任执行董事吴忌寒、经理刘路遥目前均正常履职,刘路遥仍为北京比特现任法定代表人。

2020年4月28日,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颁布了《北京市市场主体登记告知承诺制度实施意见(试行)》,强调减少行政机关对市场主体的自治事项干预。在这样的背景条件下,如果詹克团仅仅是依靠行政机关干预公司治理,这样的做法是不占优势的。

从股权结构来看,北京比特的唯一股东是香港比特,香港比特的执行董事和授权代表人均为吴忌寒一人;香港比特的股东是开曼公司,而詹克团在开曼公司已不再享有10倍投票权,仅间接持有开曼公司约36%的股份,并被罢免出开曼公司董事会。因此,即使詹克团被错误登记为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,香港比特也能依法将其再次罢免。

因此,要说詹克团的反攻取得了阶段性胜利,这句话还为时过早。

03

詹克团能反攻成功吗?

一句话:难。

要问詹克团能否反攻成功,我们先要看看他是怎么在政变过程中被踢下来的。要知道,在被踢出公司之前,他拥有着1:10的特殊投票权,如果没有后面的股权变化,他在比特大陆中的票权接近60%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没有比特大陆全体资方和员工的支持,吴忌寒发动「政变」成功的希望约等于0。

也就是说,詹克团被踢出比特大陆不是吴忌寒一个人权谋的结果,而是上至投资人,下至全体公司员工的共同决议。那么问题来了:作为公司的创始人,为什么詹克团会把自己在公司里的地位搞成这个样子?在吴忌寒于2018年「离开」比特大陆决策层之后,比特大陆内部又发生了哪些事?这就需要对比特大陆的2019年做一个简单的回顾。

2019年,在詹克团的带领下,比特大陆在矿机市场上频频失利,市场份额下降到了50%以下。而比特微则势头猛烈,2019年向市场出售矿机60万台,盈利达数十亿元人民币,其市场份额一度占到了全网的40%。

一时间,比特大陆矿机老大的地位岌岌可危。可即便这样,詹克团信任的定价团队却固执地认为,比特大陆像华为那样有「品牌溢价」,比特大陆的矿机就应该值这么高的价格。他们丝毫不顾及矿工们把矿机当作金融产品的事实,而粗暴地将「华为」手机的定价逻辑套用在了矿机上,把矿机当作手机来卖。如此一来,低性价比的新款矿机自然没有受到市场欢迎,再加上遭遇市场寒冬,矿机大量滞销。比特大陆的矿机销售团队因此情绪低迷,对公司的管理层深感不满。

随着比特大陆在矿圈离地位不断下滑,以及竞争对手冲击日渐猛烈,比特大陆的员工们能感觉到詹克团其实在带着公司走向下坡路。这是詹克团被踢出公司的背景之一。

另一方面,大力发展AI一直是詹克团的梦想。为了实现这个梦想,詹克团在AI产业上砸了很多钱。他非常欣赏华为,花高薪从华为挖走了不少人(还开出了年薪三百万这样的薪水),甚至让华为系掌控了矿机的定价权。

然而,AI部门花钱多挣钱少。另外,AI领域需要逐渐积累才能取得成功,单纯挖人并不能挖出一个牛逼的AI公司。在矿机部门营收减少的情况下,疯狂烧钱搞AI对比特大陆来说是一个高风险的决定。

而詹克团却不管这些。他曾经主导比特大陆在其老家福州的数字福州项目,而这类项目本该是华为这样体量的集成商才有能力承接,当时比特大陆人员规模仅有三千人左右,无论是从经验积累上还是从员工规模上,比特大陆做这件事都不甚合适。然而,詹执意将大笔钱投向这个项目。后来,福州政府换届,引入另一家大型企业来主导数字福州项目,让比特大陆的处境变得非常尴尬。

总而言之,詹克团疯狂烧钱搞AI,但步子跨得太大。在资金体量和经验积累都不够的情况下,他不管客户业务需求,不管AI部门的自给自足能力,想把比特大陆打造成一个「小华为」。按照这个思路发展下去,在他成功之前,比特大陆账上的钱很可能就烧没了。

比特大陆在矿圈的地位日益下滑,现金流开始出现问题,离AI梦成真还差十万八千里,投资人不得不对比特大陆的处境感到担忧。然而,詹克团不仅不调整公司的发展思路,还在喝醉酒后对比特大陆高管说:“我已经实现财务自由,已经上岸了。”言下之意,比特大陆未来的发展以及能否上市,对他来讲都是身外之事。这样的态度,让公司高管和投资人感到非常失望,他们认为在詹克团身上已经看不到希望,最后站到了吴忌寒这边。

在比特大陆的发展史上,吴忌寒并不是没有犯过错误——在BCH上的战略性错误,正是他被詹克团挤出公司的原因之一。但和固执己见的詹克团不同,在重返比特大陆后,吴忌寒放下了对比特币的狂热,开始以务实和谨慎的态度治理公司。2019年底,他结合宏观形势和圈内现状,判断2020年的行情不会太理想。为了在危机中活下来,他果断开启裁员,将公司人数从1000多人砍到了500多人。当时,许多人还以为吴忌寒是在清洗詹克团派系;然而当时间来到2020年,大家才发现他只是提前做出了正确决定,从怀疑转向了佩服。

04

小结

总而言之,在市场的激烈竞争下,一个公司要生存和发展,就必须选择睿智的领导人。吴忌寒重回比特大陆,这是投资人和全体员工的选择,他们已经用实际行动表达了对詹克团的态度。詹克团出局是因为失去了人心。在人心没有朝向他的时候,再多的动作,也只是自我感动和自我挽留罢了。








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,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观点,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

关键字相关信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