评“萝莉变大妈”事件:直播行业不该演“变形记”

凤凰古镇旅游 阅读(1666)
?

“萝莉成阿姨”:直播行业不应该发挥“变形”

技术观察

虽然创造新的偶像将使各方在短期内获得交通,但从长远来看,梦想是驱逐更多的可能性。

最近,女性主播“徒步殿下”在洛丽塔阿姨的闹剧现场直播期间播出。我以为这件事会让她发疯。当她没想到露面时,她的直播房直接冲到了榜单的顶端,人气从50,000增加到600,000。 7月30日,乔碧璐在现场直播中承认,“露面事件”已经预先规划,后期晋升共计28万人。出乎意料的是,在31日清晨,他否认了他个人微博的计划。

8月1日清晨,Betta直播平台宣布推出平台“Lolly Aunt”。该平台经过调查和验证。该活动由主播“焦比罗”播出,以策划,故意推测并永久停止主播。 “我的殿下Joe Bilu”现场直播,删除所有相关视频,并关闭主播个人鱼。这无疑是对平台治理范围的严厉惩罚。

直播一直是创造梦想的行业。在过度曝光的镜头和精心挑选的剧集中,主播展示了粉丝想要看到的内容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并不是说Joe Bilu欺骗了那些有收获的御宅族粉丝,但是御宅族的粉丝们首先在手机上欺骗自己,而殿下的Joe Bilu则悄悄地使用了该行业的规则和心理。

乔比罗是该行业畸形的产物。她巧妙地找到了直播行业的立足点,并将其与现代传播幻想相结合。她终于成功地煽动了一股泉水。

这是直播行业疯狂的产物。就在三年前,千人广播的战斗非常激烈。游戏形式直播,网上红色直播,电子商务直播等形式纷纷涌现,一方面是热钱激增,另一方面,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陷入困境。曾经认为现场直播增加了一切,但某些形式的实验并不顺利。

最终,成为流行的主要方式仍然是网站管理员+奖励。直播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改变社会交往的结构,也没有改变新的舆论形式。从商业角度来看,直播平台终于成为社交娱乐业的一部分。它通过更直接,更快速的方式制造和赢得红色颜料,并以奖励的形式直接产生现金流,而平台与主机分享红利。

这种逻辑在商业上是有效的,但与此同时,它也导致整个现场产业成为一个新的梦想产业。现场直播的兴起始于“更接近现实”的通信技术。从用户的心理学开始,现场摄像头前的净星似乎更真实,更有根据。只要你愿意购买虚拟道具,你就可以在现场直播室的舞台上赢得数百万人的关注。只要看看镜头是如何变形的,你就会发现它是一个梦幻工厂,为粉丝制造幻想。

一旦直播行业成为一个超越实际价值的梦想产业,就不可避免会出现泡沫。例如,当蔡旭坤上周遇到杰伊时,生活在自我麻醉中的粉丝突然意识到,他们在微博领域不断刷出偶像的流量后,已经成为一种交通工具。而作为一个奸商,虽然在短期内依靠创造新的偶像并获得交通狂欢,但从长远来看,幻想是驱逐更多的可能性。

显然,现场行业应该保持警惕。虽然为现代人创造一个接近主播的幻想是一件好事,但充气幻想也容易出现像乔和比利这样的人。乔比利(Joe Billy)推出了三年前直播行业三年梦想的华丽服装,这可能是三年前的命运。

马文(媒体人)